全民飞机大战试用装取消
|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瑞幸急速上市,小蓝杯“续杯”7亿美元

2019-05-20 18:25 | 作者: 谢芸子

屏幕快照 2019-05-20 下午6.22

从创立到IPO仅18个月的时间,瑞幸打?#23631;?#20840;球最快上市记录。但上市还远不是终点。

?#27169;?#20013;国企业家》记者 谢芸子   编辑|徐昙   头图来源|被访者

 

北京时间5月17日21点30分,创始团队皆来自“神州系”的咖啡品牌瑞幸登陆纳斯达克,从创立到IPO仅18个月的时间,它打?#23631;?#20840;球最快上市记录。

为配合上?#24184;?#24335;,瑞幸在纽约时代广场的大屏幕投放了一则《瑞幸咖啡宣言》。

“中国咖?#32676;?#32654;国咖啡差在哪里?差在自信”,在所有的“咖啡宣言”中,瑞幸咖啡创始人、CEO钱治亚最?#19981;?#36825;一句,与记者简单电话连线后,她便匆匆赶往了下一个行程。

相信包括钱治亚在内的瑞幸团队,都心情大好,毕竟上市首日,瑞幸的开盘价便从17美元/ADS的发行价,上涨至25美元/ADS,较发行价涨幅约47%,市值一度接近60亿美元。

据其招股书显示,瑞幸提供330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ADS),每股美国存托股票代表8股A类普通股,加上同步私募配售5000万美元,瑞幸一共募集6.95亿美元资金,已成为2019年在纳斯达克IPO融资规模最大的亚洲公司。

率先上市,在这场“咖啡大战”中,瑞幸可以说首战告捷。据其招股书显示,瑞幸咖啡的董事长为神州优车董事长陆正耀,持股为30.53%,为大股东。这更像陆正耀和钱治亚带领“神州系”再下一城。

这家创立不满两年的新兴公司,已成为这场战役中最大的“发起者”和“搅局者”。那么在未来,瑞幸的速度会减慢吗?

答案或许没有定论,但可以肯定的是,它发放的补贴还会持续。

“瑞幸会坚持快速地扩张”,钱治亚告诉《中国企业家》杂志,“目前不考虑盈利”。

上市是一场洗礼

2017年10月31日,瑞幸第一家门店在银河SOHO落地,随后不到半年的时间里,瑞幸咖啡就以异常迅猛的速度在全国范围内开设门店,成为中国市场上第二大的连锁咖啡品牌。而从创立伊始,瑞幸就将“超越?#21069;?#20811;”作为目标。

“2019年,瑞幸将在新建门店2500家,在杯数、门店数上全面超过?#21069;?#20811;,成为中国市场上最大的连锁咖啡品牌”,在2019年年初的战略发布会上,钱治亚曾如?#26031;?#23459;。据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3月31日,瑞幸咖啡门店数共2370家,其中自提门店2163家,超过91%。

据此前招股书披露,瑞幸咖啡在2018年营业收入约为8.41亿元,净亏损为16.19亿元;2019年Q1,瑞幸营收为4.79亿元,净亏损5.52亿元。从财务上看,?#36824;?#26159;为扩张速度还是获客成本考虑,瑞幸都需要大的现金流。

公开资料显示,瑞幸咖啡自2018年4月数千万元的天使融资后,又在同年的7月、12月和2019年4月再度获得三轮共计5.5亿美元融资。有评论认为,瑞幸在一级市场上大笔融资扩张,即将面临资金压力,所以才选择如此快速的在美国上市。

“瑞幸为什么这么快上市?#20811;?#26159;因为缺钱的人没有基本常识”,愉悦资本创始人、瑞幸股东之一的刘二海告诉《中国企业家》杂志。在他看来,衡量“快”与“慢”的指标并非是时间,在任何时候,企业没钱了再去融资都是糟糕的事情。“我从来都是让被投企业在有钱的时候去融资,没钱的时候你去融资,在谈判中处于什么样的地位?用脚都能想得到。”

在刘二海看来,瑞幸在完成B+轮融资后,所得到的29亿美元的估值,已经是一个很适合去上市的体量。值得关注的是,在这一轮融资中,?#21069;?#20811;的大股东之一BlackRock也参与其中,这被更多看做瑞幸为其上市所做的加持。

上市完成了阶段性的目标,但远不是终点。IPO是一场洗礼,涉及到技术、商业模式、治理结构?#32676;?#22810;方面,整体公司?#27493;?#22240;此变得更透明。

“IPO是把你的公司拿到公开市场上,如果公开市场接受你的模型、相信你的未来发展,那你就能发得出去。二级市场分析师在做投资决策前会去做很多调研,在这个市场里只有数据,和最客观的、中性的指标。”在刘二海看来,瑞幸能够快速上市并获得热捧的原因,是资本市场对其本身价值的肯定。

而据钱治亚所言,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瑞幸都会坚持?#26434;没?#36827;行补贴,她始终强调,亏损符合瑞幸的战略,“我们会持续补贴,坚持三年到五年!”

从成立之初,瑞幸都希望通过数字技术与无限空间的理念,改变传统咖啡以门店为代表的成本结构。钱治亚相信,通过降低门店成本,提高产品?#20998;视?#36816;营效率,降低产品到消费者手中的价格,不是传统意义上的?#27809;?#34917;贴,才是成本结构创新的表现。

从目前公布的数据来看,瑞幸的这一策略也的确带来了成效。

2018年,瑞幸客户的回购率超过54%,这一数字在2019年上涨到了89.6%,且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瑞幸已经拥有超过1680万的累计交易客户量。

“可以明确的说,我们会坚持快速地扩张,目前不考虑盈利。”钱治亚表示。

目标:咖啡平权者

“有人说瑞幸是野蛮人,其实我们想做的是咖啡平权者”,早前,瑞幸咖啡副总裁郭谨一曾如此告诉《中国企业家》。在郭谨一看来,过去的一年中,中国咖啡市场的环境发生?#21496;?#22823;的变化,一方面进入咖啡的玩家增多,资本市场对这一领域越来越关注。

尽管瑞幸对?#21069;?#20811;的公开挑战有公关策略的考虑,但?#21069;?#20811;已被瑞幸打痛。

在高盛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中显示:以北京为例,瑞幸咖啡55%的门店距离最近的?#21069;?#20811;不超过500米,16%位于500米到1000米之间。至少这对于消费者而言,有了更多的选择机会,且新品牌的补贴力度更大,也相对新鲜。在更多人看来,纵使消费场景不同,但?#21069;?#20811;与瑞幸的?#27809;?#32676;也是高度重合。

?#26377;前?#20811;最新发布的财报中,也能看到瑞幸对其带来的压力。其CEO约翰逊在财报中提到?#27827;?#20110;竞争对手补贴的关系,中国市场正处于加速竞争的环?#22330;?#19988;受市场大环境影响,?#21069;?#20811;正发力中国市场。早前,?#21069;?#20811;也曾宣?#23478;?#22312;2022财年,中国门店总数达到6000家。

在罗?#24613;?#26684;执行总监马?#35775;?#30475;来,瑞幸和?#21069;?#20811;的确是此消彼长的状态,只要中国市场还有15%的增速,就一定有战争的存在,如果瑞幸的增长速度远高于?#24184;?#30340;平均增长速度,那么一定是吃了别人的单。

可以说,受瑞幸冲击影响,市场竞争的格?#32456;?#22312;悄然发生变化。

一方面,以?#21069;?#20811;为代表的咖啡巨头开始关注线上。?#21069;?#20811;牵手阿里巴巴,在打通会员体系的同时展开外送业务?#27426;鳦osta、太平洋咖啡也在与第三方外卖平台展开合作,Costa更是效仿连咖啡推出外卖盒子。

另一方面,包括连咖啡在内的一众新零售咖啡品牌也在加大线下的投入。连咖啡曾因为跟随“烧钱”的策略,在2019年春节前后陷入关店危机。同时,曾有多名知情人?#32943;頡?#20013;国企业家》透露,自助咖啡机品牌“莱杯咖啡”已被新三板企业“咖啡之翼”并?#28023;?#36825;背后更多或是资本方的推动。

在君联资本总经理、总裁陈浩看来,瑞幸咖啡构建了一个新的业态。或许也正是瑞幸的新业态,成为了助推中国咖啡市场发展的催化剂。

公开资料表明,2014年,中国咖啡市场消费总量为2077.14万吨,2017年消费总量为3480.95万吨,同比增长29%。在巨大的潜在市场下,瑞幸的上?#24184;参?#21508;行各业探寻出一条可与巨头正面较量的突围通道,并拉升了略显颓势的资本士气。

在瑞幸递交招股书的第二天,已沉寂数月的连咖啡宣布获得新一轮融资。在连咖啡CMO张洪基看来,“瑞幸当然给连咖啡带来压力,但瑞幸也最大化的进行了市场教育”,更多人认为,作为舶来品,咖啡想要在中国市场形成?#24149;?#38656;要时间的沉淀,而这个时间在日本、韩国是二十到三十年,但基于中国资本对这一市场的高度关注,咖啡沉淀的时间在明显缩减。

中国城市生活中咖啡?#24149;?#30340;确方兴未艾。郭谨一曾对《中国企业家》表示,英国有?#23601;?#21654;啡品牌Costa、澳大利亚有Patricia、加拿大的主流品牌是Tim Hortons,中国?#26143;?#27809;?#24184;?#20010;具备规模的?#23601;?#21654;啡品牌,这是瑞幸创始团?#25317;?#31532;一出发点。从瑞幸打造的广告、选择的品牌代言人来看,瑞幸都希望让消费者认为,这个新品牌更有质?#23567;?#25171;破常规且更年轻。

而从目前的发展?#36739;?#26469;看,瑞幸也越来越“平台化”。在成功推出果汁后,瑞幸又接连推出轻?#22330;OSS午餐?#32422;?#24184;运小?#36710;?#22810;品类。早前,朗然资本创始合伙人潘育新就曾表示,瑞幸会更多向“平台”化发展,在增加品牌溢价的同时,也是为了盈利考虑。

瑞幸有自信做到中国?#23601;?#21654;啡的第一,但从目前瑞幸的四?#20540;?#22411;来看,2370家门店中,以自提店为主,优享店仅100余家,旗舰店为0。

纵使业内普遍认为,成本低、店型灵活的自提店是瑞幸快速扩张的重要原因,但堂食门店的确是拉近消费者与品牌距离的关键所在,对以瑞幸为代表的互联网咖啡而言,未来塑造其企业?#24149;?#20063;是重点所在。

上市后的抉择

在更多业内人士看来,成功上市后,瑞幸这个“少年”能否持续得到美国资本市场认可还不可知。睿意德营销服务部总经理姚宁认为,上市对于瑞幸而言也是资本退出的手段。

根据此前瑞幸咖啡披露的信息,瑞幸咖啡的所有启动资金均来自创始人的自有资金加上陆正耀的个人借?#30591;?#24635;额约5亿元人民币。据腾讯《潜望》统计报道,这些借款多在千万级别,?#39029;?#36824;期以一年期为多。《中国企业家》梳理瑞幸咖啡IPO文件也发现,在瑞幸咖啡进行的天使轮中,有四家公司参与,其中的Haode Investment由陆氏家族所?#23567;?/p>

可以肯定的是,尽管瑞幸是一?#21482;?#32852;网企业的发展模式,但?#23616;?#36824;是快消品类,如果没有营业额的增量与过硬的产品服务,很难说服投资者。未来的一切仍然取决于瑞幸的商业模式能否跑通。

在纳斯达克敲?#21448;?#26102;,陆正耀笑容亲切,其在发言中表示“会始终努力给投资者带来好的回报”。

一直以来,融资是瑞幸获得现金流的一个关键。公开数据显示,从2017年至2019年第一季度,瑞幸共通过融?#24066;?#24335;?#19981;?#24471;的资金约为44.61亿元。姚宁认为,瑞幸成功上市之后,首先需要解决的还是利润率的问题。

在招股说明书中瑞幸也表示,虽其账面现金仍足够满足至少未来12个月的需求,但仍然“需要大量的资金以维持运营并响应商业机会”,“如果我们不能以可接受的条款获取足够的资金,我们的经营和财务状况就可能受到实?#24066;?#30340;、逆转性的影响”,所以本次上市,对于瑞幸而言至少可以缓解债务压力。

从成本方面,规模化后的瑞幸也在逐渐降低成本。招股书上有提及瑞幸的营销费用在逐渐?#38470;怠?019年第一季度,瑞幸咖啡的获客成本从也103.5元降低到了16.9元,往前两个季度分别为25元与51.6元。这至少能说明,经过一年多的营销,瑞幸?#30740;?#25104;了相对可观的市场?#21152;新剩?#27785;淀下来了一定的品牌?#29616;?/p>

早前,刘二海将瑞幸定义为区别于传统?#21069;?#20811;模式的“数字咖啡”,在瑞幸上市后,“新旧”的战争还会继续。未来的咖啡企业拼的依然是经营能力与内在的实力。

在潘育新看来,瑞幸的前景十分明朗,而瑞幸的上市对国内咖啡?#24184;?#25972;体都会有比较大的提振。在他看来,这有利于推动国内咖啡?#24184;?#30340;规范,种植、烘焙、工厂?#24067;?#31561;供应链都会更具规模、达到国?#26102;?#20934;。

?#29575;?#19978;,从“挑战者”到上市公司,瑞幸也在?#24184;?#21521;市场传达其“国际化”和“?#20998;?rdquo;的形象。在本次敲钟现场,来自中国、意大利、日本的三名顶级咖啡师站在了陆正耀与钱治亚的中间,这似乎正是瑞幸在向市场传达其“为?#27809;?#25552;供一杯?#27599;?#21857;”的理念的“公关秀”。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20998;?#34892;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

全民飞机大战试用装取消